江蘇劉洪律師事務所

法律熱線 025-84405555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南京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編號: 蘇ICP備11044352號

行業動態
律師論壇

棋牌残局破解:
我國刑事和解制度面臨的現實困境及完善路徑

分類:
律師論壇
2015/10/29 10:59
【摘要】:
王衛東?  《刑事訴訟法》中關于刑事和解制度的規定對我國公訴案件的和解進行了初步的規定,是我國刑事司法改革的一大進步。筆者在本篇中嘗試就該制度的實操作出如下評析,供方家指正,以拋磚引玉?! ∫?、刑事和解制度的現實困境  刑事和解制度開創了我國公訴案件和解的先河,符合世界刑事司法改革的潮流,但是其在具體的適用過程中也可能會遇到一定的現實困境。結合實際情況,筆者認為可能遇到的現實困境主要體現在:  1

易玩棋牌官网 www.oktog.com 王衛東

 

  《刑事訴訟法》中關于刑事和解制度的規定對我國公訴案件的和解進行了初步的規定,是我國刑事司法改革的一大進步。筆者在本篇中嘗試就該制度的實操作出如下評析,供方家指正,以拋磚引玉。

  一、刑事和解制度的現實困境

  刑事和解制度開創了我國公訴案件和解的先河,符合世界刑事司法改革的潮流,但是其在具體的適用過程中也可能會遇到一定的現實困境。結合實際情況,筆者認為可能遇到的現實困境主要體現在:

  1、刑事和解具有履行風險

  在司法實踐中,雖然有的被害人和加害人達成了和解協議,但協議并不一定能立即履行。如果在和解協議達成以后,加害人立即履行,那么刑事和解的效果初步達到;但是司法實踐中和解后分期履行或者延期履行的情況也非常多,這種情形下刑事和解的效果就存在一定的風險。如果檢察機關在協議沒有履行完畢之前做出不起訴決定,或者說審判機關在協議沒有履行完畢之前做出了判決,那么在加害人有能力履行協議而反悔不履行協議的情況下,就無法啟動追究加害人刑事責任的程序。這樣,不但被害人的利益沒有得到應有的?;?而且刑事和解也演變為犯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逃避處罰的“?;ど ?最終也與刑事和解制度的初衷背道而馳。

  2、刑事和解易被誤認為“花錢買刑”

  刑事和解從探索初期到時至今日走上立法層面,就一直伴隨著一些爭論。許多人認為,刑事和解為那些犯罪卻不坐牢的人提供了契機——有錢就可以不坐牢。著名的杭州飆車案當事雙方達成了113萬元的高額民事賠償協議,肇事者胡斌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型。此案亦被指為“花錢買刑”的典型。中國政法大學中美法學院副教授劉承韙表示,市場經濟中,高額金錢賠償或許是彌補被害人損害、撫慰被害人及家屬心靈創傷的最為有效的手段。但是中國政法大學訴訟法學研究院副教授吳宏耀認為,盡管加害人與被害人就賠償問題進行和解毫無法律障礙,但是,根據這種“購買來的被害人寬恕”兌換刑事案件的輕緩化處理,仍會引發人們“以錢買刑”的質疑或疑問。和解往往變成通過主持者進行討價還價的過程,而犯罪嫌疑人與被害人很少從內心深入反省自己、理解對方,一旦賠償數額談不好,和解便失敗。如此,和解“寬容、和諧”的本質得不到很好的把握,同時也導致了社會對刑事和解即‘花錢買刑’的誤讀。

  3、刑事和解可能導致濫用職權

  對于刑事案件,人民檢察院在審查起訴階段應該依法決定是否提起公訴,法律規定必須提起公訴的,應依法按照公訴程序提交法院審判,法院在審判過程中也必須秉公判決。然而在刑事和解制度之下,司法機關往往會有較大的自由裁量空間。比如,檢察院按照自己的規定,對達到自己所提出的幾點所謂“和解”要求的刑事案件不提起訴訟,實際上是無形之中擴大了自身的職權,未審先判,規避了法院的職權。對于法院而言,他們對于和解的案件可以依法對被告人從寬處罰,也使法官的自由裁量權進一步擴大,使案件“可操控性”更強,“人情味”更濃。因此,把“和解”作為一些刑事案件的不起訴條件或者從寬處罰條件,這可能會為極少數法制觀念淡薄的司法人員濫用職權、謀取私利創造條件,這樣也極容易使犯罪分子逃避法律的制裁,最終也不利于我國的刑事和解制度的長遠發展。

  二、刑事和解制度的完善路徑

  刑事和解制度在實際運用中可能遇到的困境對立法者、執法者、監督者提出了更高的標準和要求,這就需要各方共同努力來完善刑事和解制度,為其發揮最大效能創造條件。

  1、從立法者角度,完善刑事和解制度法律規定

  完善刑事和解制度法律規定主要涵蓋兩方面:第一,建立被害人國家救助補償制度。在現實和解過程中,加害人愿意對被害人進行賠償并且被害人也表示了諒解,但是往往由于加害人和被害人雙方經濟條件都不怎么樂觀,導致雙方最終無法達成刑事和解。在這種情況下,國家應當考慮對經濟條件差的被害人實施救助,以避免因為貧困在客觀上無法達成刑事和解,導致原本可以修復的社會關系無法修補、可以化解的社會矛盾無法化解。從另一方面來看,被害人國家救助補償制度亦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則在刑事和解之中的具體要求,即不因經濟條件的不同而導致平等主體在適用法律方面出現差別。同時,為了防止在國家在實施救助過程出現騙取補償款的情況,一方面要對當事人的家庭收入情況、貧困程度進行嚴格審查,另一方面也可以要求加害人分期償付一定比例的救助款,以增強其責任意識。第二,完善非刑罰處理方法。對于一些達成刑事和解的刑事案件,目前法律規定的非刑罰處理方法還相對有限,不夠全面,起不到應有的警示、教育作用。建議增加社會服務、勞動補償等非刑罰處罰措施。如對于達成刑事和解的交通肇事案件,可以考慮責令加害人在一定期限內到交通擁擠場所或在高峰時段幫助維護、疏導交通或者清洗護欄等交通設施;對于達成刑事和解的輕微傷害案件,也可以考慮責令加害人在一定期限內對住院治療或者出院在家治療的被害人進行后續生活起居方面的照料。這些社會服務、勞動補償等非刑罰措施往往會令加害人記憶更加深刻,對受害人也是一種精神上的慰藉,亦對社會公眾產生警示作用,能夠起到一般預防和特殊預防相結合的作用。

  2、從執法者角度,強化刑事和解案件適用條件

  刑事和解就是“花錢買刑”或者“花錢買諒解”的說法,是對司法機關適用刑事和解制度的誤解。為消除誤解和疑慮,保障刑事和解的順利實施,我們需著重做好兩方面工作:第一,嚴格執行刑事和解案件范圍的法律規定。即便當事人之間出于自愿對于刑事案件達成和解,但如果該案件并不是刑事訴訟法第277條規定范圍內的案件,那么當事人之間的和解仍然是無效的。因此,只有在法定范圍內達成的刑事和解才可能具有相應的法律效果。第二,嚴格保證刑事和解的自愿性。因為刑事和解是建立在雙方當事人均自愿的前提下,任何一方不同意都難以實現。其中,被害人的諒解是最重要的和解因素,即使被告人一方“用錢砸”,只要沒有得到被害人一方的諒解,或者犯罪情節嚴重,造成重傷,甚至致死的,還是無法達成刑事和解的。在實際和解中,司法機關要發揮職能,加強監督,對于適用和解以及達成和解的案件要注重聽取當事人和相關人員的意見,切實保證和解的自愿性,防止“被自愿”情況的出現。總而言之,注重被害人意愿、維護被害人權益,是刑事和解制度構建的基點和最大的亮點,也是執法者在刑事和解之中所必須嚴格遵照執行的一個原則。

  3、從監督者角度,加強對刑事和解案件監督制約

  只有將刑事和解工作置于人民群眾與社會各界的監督之下,以民主促公正,以公正贏公信,以透明保廉明,才能真正使刑事和解工作走上一條以公開促公正的陽光大道。第一,審判機關推行內部監督。在和解案件辦理過程中,合議庭應當對案件集體合議,防止 “一言堂”情況出現;強化事后監督,定期對結案的和解案件進行實體和程序的督察,防止刑事和解的濫用;注重刑事和解案件事后執行追蹤,保證和解協議執行落到實處。第二,檢察機關加強職權監督。案件是否適于刑事和解、和解的方式及結果都應告知檢察機關并征詢其意見,積極發揮檢察機關監督作用;對和解結案的案件須到檢察機關備案,以便于事后監督;將檢務公開貫穿刑事和解辦案始終,通過刑事和解帶動檢務公開,通過檢務公開促進刑事和解健康發展。第三,紀檢監察機關強化監察監督。通過定期對刑事和解案件雙方當事人進行實地走訪、電話調查等方式,著重加強對辦案人員督察,防止以權謀私,濫用職權情況的出現;第四,人民群眾、新聞媒體等注重廣泛監督。司法機關要保證刑事和解案件公開的及時性,讓人民群眾、新聞媒體等能夠積極參與進來,發揮廣泛監督的作用,促使權力在陽光下運行。總之,為了加強刑事和解辦案的效果,在監督制約上,對刑事和解的每一程序和環節都要注意“嚴格化”、“透明化”、“陽光化”。

  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是在進入21世紀后黨中央、國務院根據國情、社情提出的具有針對性、人文性、全局性的奮斗目標。社會和諧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屬性。當前部分省份、部分地區出現的極少數干群關系緊張、群眾集體性事件、上訪事件增加的情況,更加凸顯了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重要性。只有更加積極主動地正視現實問題、化解社會矛盾、消除群眾疑慮,才能最大限度地減少不和諧因素,不斷促進社會和諧。和諧社會作為國家長治久安的基礎,其涵蓋的范圍是比較廣泛的,它并不僅僅指狹義上“社會”的和諧,還必然包括法治的和諧、司法的和諧。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是我們的追求目標,以人為本,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是我們的必然選擇,可見,法治與和諧都是建設社會主義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法治社會與和諧社會是相統一的。新刑事訴訟法也是與時俱進,將和諧的因素融入最新立法之中,最典型的莫過于刑事和解制度。刑事和解所追求的價值目標與我國建立和諧社會的戰略構想是高度一致的,它既是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的具體體現,也是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必然要求。因此,以被害人利益?;の誦?尋求被害人、加害人合法權益雙方?;さ男淌潞徒庵貧?為中國現代法治國家的建設增添了新的力量。為了更好的順應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歷史潮流,我們應當在現有的法律制度框架下不斷地豐富刑事和解的理論和實踐,從而為和諧社會的構建、法治國家的實現做出貢獻。